勃艮第为何是亚洲市场目前最受瞩目的产区?

时尚先生
时尚先生
2017-05-02 10:23:29

勃艮第为何是亚洲市场目前最受瞩目的产区?

“当亚洲人用心投入某项事物,他们便会成为最决然的学习者。当他们突然开始对某项事物感兴趣时,譬如葡萄酒,这种兴趣总是会形成一股大众潮流。”精品葡萄酒进口公司金斯伯格与陈(Ginsberg & Chan)的合伙人曼迪·陈女士(Mandy Chan)这样说道。目前,该公司的酒单上共有将近1,000款不同的勃艮第(Burgundy)葡萄酒,占其销售额的40%。

从2014年起,于阿奇(Acker Merrall)等拍卖行而言,勃艮第的市场份额已经高于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前者为41%,而后者为32%。美国公司阿奇拍卖行于2008年率先在香港开展葡萄酒拍卖业务,如今已将大部分拍卖活动集中在香港。2015年,阿奇拍卖行在香港的拍卖额达到3,300万美元(约21,925万人民币),而纽约分部仅为3,060万美元(约20,330万人民币)。

在佳士得(Christie)拍卖行的葡萄酒业务中,勃艮第拍品的份额也远远超出其预期。最近的例子包括:在2015年古国泰医生(Dr Gordon Ku)“医者鉴珍”拍卖会上,3瓶2009年份罗曼尼·康帝酒庄罗曼尼康帝特级园干红酒(2009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Romanee Conti Grand Cru, Burgundy, France)的拍卖价预估为34,936港币(约29,928人民币),最终成交价为269,500港币(约230,874人民币);同一场拍卖会上,6瓶混装的2010年份的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落槌价为428,750港币(约367,300人民币),而其预估价为55,579港币(约47,613人民币);2014年,香港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Henry Tang)先生的6瓶1.5升大瓶装1995年份罗曼尼·康帝更是打破了以往的拍卖记录,以1,210,000港币(约1,036,580人民币)的高价成交,而其预估价仅为156,741港币(约134,276人民币)。

香港高档美食餐厅的侍酒师们也见证了这股针对勃艮第葡萄酒的热潮——安珀(Amber)、罗比雄(L’Atelier Robuchon)和珀翠(Petrus)等餐厅勃艮第酒的销售额不断攀升。对于勃艮第葡萄酒在亚洲的流行我并不感到惊讶,但其速度之快让人惊叹。

亚洲对于勃艮第酒的风潮其实源自日本,20世纪90年代起,那里的葡萄酒爱好者和餐厅便开始接触并喜爱勃艮第葡萄酒。新加坡一直都存在着一群勃艮第葡萄酒的收藏家。但在香港、上海与北京等中国城市,勃艮第酒的盛行却是近几年的事。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更倾向勃艮第葡萄酒呢?我询问了佳士得拍卖行亚洲区名酒部主管谭业明(Simon Tam)。他说道:“人们确实已将目光从波尔多转向勃艮第,红白葡萄酒皆是。亚洲市场已充分了解并领悟了波尔多葡萄酒的所有基本方面,因而转向探索法国的另一著名葡萄酒产区——勃艮第。”

谭业明称引起这一转变一部分是由于人们对波尔多不再充满幻想,但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而曼迪`陈女士补充说,“亚洲的拍卖行和酒商在推广勃艮第葡萄酒方面表现出色。而就我们日常的餐饮习惯而言:我们从小就了解季节性绿叶蔬菜、各种鱼与米饭以及其中的细腻差别,而勃艮第正是细腻的代表,两者简直是天作之合。”我非常赞同这一观点,较之酒体饱满、单宁丰沛的干红酒,勃艮第葡萄酒与亚洲餐点的搭配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在过去的6年里,由于人们的需求日益高涨,越来越多的酒商们以勃艮第酒作为主要进口对象引进香港。勃艮第之珠(Pearl of Burgundy)便是这些进口商中的一员,该公司专供勃艮第30多家顶级酒庄的酒款,包括村庄级到特级园等各种价位的葡萄酒。勃艮第之珠于2010年成立于香港,尽管创始人中并无中国籍人士,甚至没有一位是香港居民。合伙人之一艾里·休夏尼(Eli Shoshani)称,“于2008年开始的葡萄酒免税政策是我们创立这一事业的契机,我们认为香港将成为亚洲葡萄酒业的中心枢纽,这与多年前英国在欧洲取得的地位不谋而合。”

对于休夏尼和其他的进口商来说,现在的问题不再是扩大需求,而是寻求供给。一些最受欢迎的酒款,包括勒桦(Domaine Leroy)、罗曼尼·康帝(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阿曼·卢梭(Domaine Armand Rousseau)等顶级酒庄的特级园干红,这些葡萄酒都有着严格的数量配给标准,再加上它们迅速飙升的单价,导致一些固有的勃艮第爱好者都抱怨他们已经无力负担喜欢的勃艮第酒款或是顶尖的勃艮第葡萄酒了。

我刚好也处于这一阵营:自我成为勃艮第葡萄酒爱好者已近20多年,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寻找李奇堡(Richebourg)、香贝丹(Chambertin)和慕西尼(Musigny)的替代酒款,最初我曾选购一些我所喜爱的酒庄的一级园酒款,但是这一级别的酒,价格也已变得昂贵。最终我开始寻找非著名产区高性价比酒款。位置略微偏南的夏隆内丘(Cote Chalonnaise)出产价格仅为一半甚至更低的酒款。推荐尝试来自日夫里(Givry)和梅尔居雷(Mercurey)、以黑皮诺为主、口感扎实的干红以及产自蒙塔尼(Montagny)和吕利(Rully)口感脆爽的霞多丽干白。甚至在著名产区云集的金丘(Cote d’Or),来自菲克桑(Fixin)、马沙内(Marsannay)、塞维尼-伯恩村(Savigny-les-Beaune)、佩尔南-韦热莱斯(Pernand-Vergelesses)、蒙蝶利(Monthelie)和圣欧班(Saint-Aubin)的村庄级酒款也颇具性价比。

自2010年至今,因为冰雹和2016年发生的霜冻等天气原因,勃艮第的果实产量都处于历史低位,因而酒的产量也将持续低迷;与此同时,人们对勃艮第葡萄酒的需求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正如曼迪•陈女士指出:“亚洲市场对于勃艮第葡萄酒的需求将继续上涨,但这种需求目前只是流于表面,只有那些鼎鼎大名的酒款得到人们的关注。”

我的建议是:现在是时候将你最爱的勃艮第酒收入囊中了。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标签:勃艮第    安珀    葡萄酒    高档美食餐厅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奢华私语 时尚衣橱